<noframes id="nxhxb">

      <address id="nxhxb"></address><form id="nxhxb"></form>

      <noframes id="nxhxb"><address id="nxhxb"></address>
      • 舟山網微矩陣:
      •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
      • 舟山論壇APP 舟山論壇APP
      • 舟山網微信 舟山網微信
      • 舟山網官方微博 舟山網官方微博
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>新聞中心>舟山聚焦

      垃圾不落海:舟山漁民新風俗

      2022年10月21日 09:53 來源:舟山日報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

      周杭琪 攝

        卸下魚貨之后,將一袋袋廢塑料瓶等船上垃圾帶上岸來,這已成為舟山漁民的新風俗。海洋垃圾,尤其是塑料垃圾,一直是公眾最為關注的環境問題之一。

        一

        全球海洋垃圾正以每年超過800萬噸的速度增長著。這些塑料垃圾,海洋哺乳動物吞食后會直接死亡。更可怕的是,它會逐步分解成微塑料。

        “微塑料”是指直徑小于5mm的塑料碎片和顆粒,被稱為“海中PM2.5”。它會進入魚類、貝類等體內,最終影響整個食物鏈安全。

        舟山有十萬漁民,現在生活條件好了,在海上漁民都喝瓶裝水,每位漁民一天喝一瓶,也會有十萬只塑料瓶被丟進大海。2019年,舟山倡導廢塑料瓶不落海,該年10月12日,浙定漁11116號回港,首先“下船”的是三只滿滿當當的垃圾袋,由此拉開了舟山漁民海上作業時將廢塑料瓶帶回港的序幕。

        這個政策能得到擁護,在于漁民們的切膚之痛。捕魚30多年的舟山漁民鄭偉慶曾感嘆:有一回一網下去,拖上一網的塑料瓶和爛網,只能從垃圾堆里翻魚。還有位漁民說:過去習慣了,垃圾隨手扔,認為介大的大海怕啥。前幾年在長江口拖蝦,拖上來垃圾嚇煞人,一船也裝不過。

        舟山漁場是浙江、江蘇、福建和上海三省一市漁民的傳統作業區域。舟山漁民也是海上垃圾這一“公地悲劇”的最直接受害者。

        現在他們不愿再當受害者,就先從自己做起,不再往海里丟垃圾。

        二

        舟山最早的海上垃圾打撈船,是民間自發打造的。

        船東楊世釵在嵊泗縣經營一家船務清艙公司。他于2015年、2018年分別打造了兩艘海上垃圾清理船滄海9和浙嵊清0001號,至今已在嵊泗海域撈起一萬多立方米海洋垃圾。

        這些垃圾除了是各地漁船上漁民扔的,還有就是到海島的游客,在海邊游玩后喝完瓶裝水,隨手把塑料瓶往大海一扔了事。楊世釵的垃圾清理船,打撈上來最多的就是塑料瓶。

        垃圾清理船每天游弋在嵊泗黃龍、嵊山、枸杞、花鳥等海域,費用不是小數目,兩條船共雇傭8名工人,加上燃油、伙食、保養等,每年花費約200萬元,這些錢都由楊世釵自掏腰包。

        說起來,楊世釵做這事,也與塑料瓶有關。早年他看到了一段視頻,央視十三套播的:太平洋捕獲的一條鯨魚,剖開一看,肚子里全是塑料瓶等垃圾。

        但他下決心要做這好事,卻是在2015年5月。這一天,楊世釵跟往常一樣,坐在電視機前收看中央電視臺新聞,正好看到習近平總書記當年5月25日考察舟山的新聞?!熬G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! ”這句話,讓坐在沙發上的楊世釵突然站了起來。就在這一瞬間,他做出一個決定:造一艘垃圾打撈船,去海上撈垃圾。

        三

        海洋環境保護,民間力量不可小視。去年,舟山“漁嫂發力,攜手共建美麗藍港”案例,入選“2020美麗浙江生態環境治理十佳優秀案例”。這個案例的主角便是民間的東海漁嫂。

        東海漁嫂瞄準的主要是船用廢電池。

        對海洋環境影響較大的,除了塑料瓶,就是廢電池。

       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東海水產研究所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,1節漁用廢電池全部溶出的汞、鎘、鉻、鉛等重金屬,足以使285立方米水體內50%的生物急性死亡。

        如今,隨著燈光圍網、帆張網、流刺網等捕撈工具的廣泛應用,干電池使用量極速增長。

        舟山漁民說,每艘燈光圍網、帆張網、流刺網作業漁船,每月消耗1號干電池分別在420節、210節和160節左右。

        這些電池在海上耗盡電量后,以前都是扔到海里的。

        浙江等沿海省份雖然已在開發綠色替代產品,但由于各種原因,還沒被漁民普遍接受。

        作為試點,嵊泗漁政部門曾實施回收廢電池每節獎勵一角錢的辦法,鼓勵漁民將廢電池帶回來交給回收站。舟山漁嫂,更是發揮“枕頭風”作用,督促漁民回收廢電池?!袄掀庞忻?,廢電池帶回來,阿拉總要聽嘛。 ”漁民這樣調侃著。

        去年12月16日,從事近洋張網作業的浙岱漁09617船,在出海6天后帶回296節廢電池,交給岱山縣長涂鎮漁嫂協會會長胡松素。

        62歲的胡松素,帶領一群平均年齡超過50歲的漁嫂回收廢電池。截至今年8月底,共回收廢電池17758節。

        漁民們的環保覺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,長期的海上作業,讓他們養成了“什么都往海里扔”的習慣。如今把塑料瓶、廢電池帶回來,一方面是漁民日益認識到保護海洋資源就是為子孫后代積德,另一方面是他們向來習慣于生活上聽“賢內助”、生產上跟“帶頭船”,這兩撥人一努力,“垃圾不落?!本蜐u漸成了漁村新風尚。

        四

        除了塑料瓶、廢電池,還有種“垃圾”——漁船上油污水。

        漁船開捕時,因機器滲漏、維修以及機艙清潔而產生的油污水,常被儲存在機艙底部。到一定量后,漁民就將這些污水排入大海。

        明知道油污水排放入海,會對海洋造成污染,直接影響魚蝦的生存環境,但漁民也無可奈何。油污水不排進海里,積在船上怎么辦?

        這個無法靠漁民們的個體力量,需要全社會來努力。

        如今,舟山許多船長24米以上的漁船,安裝了油污水分離器。

        在漁船機艙間,一人高的油污水分離器擺在柴油發動機邊上,艙底水中所含的少量油污經它分離后輸入殘油柜。殘油柜內的油污在漁船回港后處理。

        說是“少量”,集攏起來也不少。

        就以300艘拖蝦船為例,一個航次一般為半個月,每艘船平均年作業約18個航次,一個航次產生殘油約0.1335立方米,那么300艘拖蝦船通過油污水分離器,每年能分離油污約720.9立方米。

        油污水漂浮在海面的厚度極薄,一般不超過1毫米。以此計算,一個油污水分離器,一年相當于讓72.09萬平方米的海面免穿“臟衣服”。

        光有油污水分離器,如果積存起來的殘油,帶來港后沒地方可回收,還是起不到作用。

        如今,在沈家門中心漁港,建起了一座漁船污染物智能化防治項目——“海洋云倉”。它不僅能回收處置漁船含油污水,而且能夠全流程監管“哪艘船舶在什么時候把污染物交給了誰,有多少,最后去了哪里”。

        科技賦能,有了“海洋云倉”數據,就可以實行環保碼管理制度:漁船出海3個月以內上交過含油廢水,“海洋云倉”管理后臺將賦予綠碼;3個月以上未上交的,被賦予黃碼;超過6個月未上交,將會變成紅碼。黃碼、紅碼漁船將被重點監管教育。

        大海不是垃圾場,并不是想不是就能不是的。漁區“垃圾不落?!碧魬鸬氖乔晷纬傻臐O村舊習慣,新文明的形成需要多方發力,久久為功。

      原鏈接: 作者:來其    

      掌尚舟山客戶端

      此新聞可在《掌尚舟山》APP同步收看,掃碼下載隨時閱讀舟山新聞

      我要C死你高H男男
      <noframes id="nxhxb"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nxhxb"></address><form id="nxhxb"></form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xhxb"><address id="nxhxb"></address>